2014年05月21日

拍摄一部极限运动纪录片是想让大家爱上古典乐

  生平没胆子做些冒险的事情,《高山》的镜头倒是可以满足你体验极限运动的狂野之心;跑两步一头栽进万丈深渊、徒手攀登万丈雪峰、在众山之间走走钢丝、或者穿着飞行衣翱翔在绿野仙踪里,耳畔,有恢弘大气的交响乐响彻云霄,你似乎变身最后一秒拯救世界的詹姆斯·邦德或者是《碟中谍2》里徒手攀岩的汤姆·克鲁斯。

  继《高山上的夏尔巴人》之后,澳大利亚女导演詹妮弗·皮多姆(Jennifer Pidom)又一部户外题材力作于12月10、12日在广州国际纪录片节上展映。詹妮弗·皮多姆曾拍摄过多部山地风光类型的纪录片。《高山》中大量使用航拍镜头和延时摄影,以极限运动爱好者的主观视角,和温柔冷静的语气,“写”下了这首人类对高山的“情诗”。

  在澎湃新闻记者专访该片的制片人Jo-Anne McGowan时,她透露说,其实她制作这部这部影片的最大诉求是以运动的方式吸引观众去欣赏古典音乐。影片中的配乐,是由澳大利亚指挥家理查·托奈(Richard Tognetti)指挥,澳大利亚室内乐团现场演奏的交响乐。其中部分乐曲选自意大利音乐家安东尼奥·卢奇奥·维瓦尔第(Antonio Lucio Vivaldi)的著名作品:小提琴协奏曲《四季》。纪录片《高山》的澳大利亚首映是在悉尼歌剧院举行,当晚,澳大利亚室内交响乐团担任现场演出,观众们都被点燃了。

  Jo-Anne McGowan:‌像是一种所谓的冥想,或者是一个回归人性的方式。与其说像其它影片一样去更关注、评判人类挑战高山,去做一些极限运动到底有什么意义?我们想要看到的是‌‌一个非判断性的、没有道德制高点的评价,人类去挑战自身极限,挑战自然极限的过程中,如何看到人性本质的东西,而不是关注于这个行为或者关注于登山,可能是超出于登山之外的一种‌‌更深层的人性回归。

  Jo-Anne McGowan:因为我们是先有了音乐,再根据音乐配上需要的画面。我自己非常喜欢有戏剧冲击性的呈现方式,目前做的一个系列就是关于如何把年轻的观众带进电影院去欣赏交响乐。这样看起来虽然不是很搭调,但是我还是想要去继续这个系列,希望可以看到年轻群体在古典交响乐面前的一个反应和冲击。

  Jo-Anne McGowan:在我看来其实分成两层的,第一层有点太过追求极致,比如说他们会去追寻‌‌风,我没有办法去理解,因为大部分‌‌做这样运动的人最后都会死,在我看来可能是‌‌一个万劫不复的事情,所以我是没有办法去理解的;第二层对我来说相对温和一些,虽然我还是没有办法理解这个行为本身,但我可以理解他们的内心,他们更想把自己推向一个极致,然后去探索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去完成一个自我救赎或者自我找寻的过程。

  Jo-Anne McGowan:我们在一个电影里看到他的一个片段,‌‌觉得他声音非常‌‌好,特别有那种回响。‌‌‌‌通过‌‌朋友联系到‌‌威廉,‌‌‌‌去‌‌提这个提案的时候,‌‌他就答应说可以,‌‌威廉是一个非常慷慨而且‌‌善良的人,‌‌如果能跟他保持一个长期的‌‌合作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